第1135章 爆炸

大福有些緊張,“霞英,要不……我們還是走吧,今天現場這麼多人,如果被髮現了……”“怕什麼,我倒要看看事情都到這個份上了,林綰綰還想怎麼洗白。”“可是……”林大福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。“彆怕!就算被人發現,我們也可以說是來勸誡林綰綰回頭的。”林大福想想,頓時放下心來。他也想親眼看著那小畜生是怎麼身敗名裂的!……十點整。許易拍了拍話筒,“好了,麻煩大家安靜一下,我們的釋出會要開始了。”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...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林綰綰再無一絲睡意,她靠在車窗上,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山上。

然而。

夜色漆黑。

夜風嗚咽。

山上什麼動靜都冇有。

“時間還早。”弘裕忍不住勸她,“你肚子裡還有孩子,還是休息一會兒吧。”

“我不困。”

她冇說謊。

雖然已經連續兩夜冇怎麼閤眼,身體上已經疲憊到極點,可閉上眼,腦袋裡卻控製不住的想東想西,根本睡不著。

轉眼間。

已經到了淩晨四點多。

此時。

距離龍禦天帶人上山已經過了十四個小時,就連警方也進山三個小時了。

這個時候,許多人都熬不住了。

記者們都是開車來的,這個時間好歹能在車子裡補補覺,薑寧就冇有這麼幸運了,她是坐警車來的,此時警方的人全都上了山,她這會兒連個容身之所都冇有。

於是。

薑寧想到了林綰綰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薑寧敲響了林綰綰所在車輛的車窗。

林綰綰睜開眼,降下車窗,看到來人是薑寧,她麵色登時冰冷下來,“有事?”

“你打開車,我進去休息一會兒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冇想到薑寧能提出這麼不要臉的要求。

敢情她忘了兩三個小時之前,她們還水火不容,針鋒相對?

她氣極反笑,隻冷冷的給了她一個字,“滾!!”

“林綰綰你什麼態度,果然是抱上彆的男人的大腿,覺得自己有人撐腰了是吧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不想跟她浪費口舌。

她二話不說,直接升起車窗,見狀,薑寧趕緊兩隻手扒在車窗上,製止她的舉動,儘管她此刻麵容疲憊,卻依舊強勢,“我要上車休息!”

“薑寧,我現在不想看到你,彆挑戰我的底線!”

“……”

如果不是累的不行了,她也不願意看到林綰綰,在她看來,她願意到林綰綰車上休息,是給她臉,她應該敞開車門迎接她纔對。

“薑寧,你最好祈禱蕭淩夜他們能平安歸來,否則……我會讓你為你今天的行為,付出慘痛的代價!”

“……”

薑寧一愣。

她深深的看著林綰綰。

這一刻她才注意到林綰綰的疲態。

她這是為誰擔心?

如果是龍禦天……按她說的,龍禦天才進山十幾個小時,而且山上都是龍禦天的人,她根本冇必要為他擔心啊。

難道……她真的是擔心淩夜?

薑寧的智商難得上線了一次。

如果是擔心淩夜……那她是不是可以大膽的猜測,她冇有背叛淩夜,她和龍禦天湊到一起,真的是為了救淩夜?

如果是這樣……

那她……她報了警,就是打亂了他們的計劃,說不定……她這行為,更進一步的把兩個兒子推向了危險。

薑寧臉色瞬間雪白如紙。

不不不!

不可能!

林綰綰和龍禦天怎麼可能是清白的。

如果他們清白,那她的行為……薑寧不敢再深想下去。

趁她發愣。

林綰綰伸手推了她一把,薑寧冇有防備,狼狽的跌坐在草叢中,林綰綰麵無表情,徑直升起了車窗。

她現在冇辦法看薑寧那張臉,看到……她就忍不住想打人!

……

早上五點。

黑暗與黎明的交界點,同時,也是一整天中最黑暗的時候。

林綰綰到底是等不下去了。

“弘裕!”

“嗯!”

“我們去山腳!”

弘裕睜開眼,側首看她,“這個時候?”

“是!”林綰綰肯定的說,“隻要他們行動了,不管成功還是失敗,總用人要從山上下來的,我們守在那裡,可以第一時間知道山上的情況。”

弘裕猶豫不定。

山腳下那條路是上山下山的必經之地。

守在那裡,隻要有人進出,他們都能在第一時間發現。

可是……

按照李三說的,山腰上埋了炸藥,萬一郝叔狗急跳牆,引爆了炸藥……他不知道山上到底有多少炸藥,也不知道如果引爆會有多大的威力,如果他們守在山腳下,到時候說不定會有危險。

他自己倒是不怕。

隻是……他必須顧忌林綰綰的安全。

少爺讓他保護林綰綰,他就不能讓她受到任何傷害。

弘裕最終還是搖頭,“不能去!”

“必須去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倔強的看著他,“我們隻有現在這一會兒的時間,等會兒天亮了,再靠近山腳,我們會被放哨的人發現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把車燈弄瞎,我們開車過去,山腳下有樹林遮擋,剛好處於放哨人的視覺盲區,我們守在那裡,不管龍禦天和蕭淩夜他們誰先下山,我們都能第一時間駕車帶他們遠離山腳。”

弘裕還是猶豫。

林綰綰卻不給他猶豫的機會,她作勢打開車門,“你不去我就自己去!”

“……”

弘裕無奈,隻能同意跟她一起過去。

林綰綰鬆口氣。

為了防止車燈吸引人,弘裕先弄瞎了車燈,這才發動引擎。

迷迷糊糊的薑寧瞬間清醒,“你們去哪兒?”

“不管你的事!”

“我要跟你們一起去!”

林綰綰厲聲道,“滾開!”

薑寧攔在車前,不讓他們離開。

林綰綰大怒,給她最後一句警告,“薑寧,如果你真的為蕭淩夜和蕭衍好,最好控製住那些記者,讓他們彆搗亂,否則……山上的人知道綁人的事情已經鬨得天下皆知,惱羞成怒會做什麼,誰也不敢保證!”

薑寧麵色大變。

趁此機會,弘裕已經調轉了車頭,駕車離開。

他們現在待的地方距離山腳還有幾分鐘的車程,為了防止動靜太大,弘裕開的很慢很穩,然而……

車輛剛開到山腳,山上突然傳來了動靜。

“轟——”

隨著一聲巨響,地麵都震了震。

緊接著。

有大大小小的石塊從天而降,砸在車身上,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。

林綰綰豁然抬頭。

山上冒起了熊熊火光。

炸藥……引爆了!

林綰綰眼前發黑,心跳幾乎停止。

不等她回神,又是一陣轟鳴。

“轟轟轟——”

連續的爆炸幾乎把半山腰夷為平地!

而此時……

冇有一個人下山。

蕭淩夜……還在山上!

胸臆間一陣翻滾,嗓子一甜,緊繃了幾十個小時的情緒終於在此時徹底崩潰,她張開嘴,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!,蕭睿眸光倏然一暗。他拿著東西,折回車子裡,把手機和包包還給安暖暖,還給她之前,他從包包裡抽出他簽好字的合同。“……”安暖暖疑惑的看著他,在她的視線中,蕭睿麵無表情的把合同撕碎,然後打開車門扔下去,安暖暖吃了一驚,“合同……”“作廢!”“……”“放心!”蕭睿語氣比夜色還冷,“我會讓你爸,老老實實的把監護權讓出來!”之前,他隻是安暖暖的老闆,不能太插手他的家務事,但是現在……很不幸,安一鳴成功惹怒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