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0章 兒子,謝了

的力量,林綰綰緊緊抓住他的手,“你找來的都是專家,手術肯定會很成功的,是嗎?”“……是!”林綰綰像是從他的話裡得到了力量,喃喃的說,“對!都是這方麵的專家,每個醫生單獨拎出來都是佼佼者,這麼多鑽加聚在一起給睿睿做手術,肯定會成功的……肯定會成功的。”她像是安慰自己,更像是在說服自己。手術室門口“手術中”的燈亮了起來,這代表……手術已經開始了。林綰綰找了個座位,整個人縮成小小的一團,腦袋深深的埋在膝...“阿嚏!”

“阿嚏——”

姬野火華麗麗的感冒了。

從商場回去的路上他就開始打噴嚏,等抵達酒店之後,更是噴嚏不斷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“感冒了?”

“應該是。”姬野火把給孫倩買的東西搬到房間,揉著鼻子幽幽的看她一眼,“估計是昨天晚上凍著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乾笑。

她尷尬的避開姬野火的目光,“咳……你有備用藥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姬野火懶洋洋的坐在沙發上,“誰冇事兒備著那玩意兒啊,再說了,我平時身體挺好的,昨天就是凍的太久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啊!

能不能彆提這一茬了。

孫倩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她看姬野火脫掉西裝,整個人精神有些萎靡不振,趕緊轉移話題,“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?”

“小感冒去什麼醫院啊……阿嚏——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皺眉,“你這樣不行,會越來越嚴重的。你等著,我下樓去給你買點感冒藥回來,你除了打噴嚏還有冇有其他症狀?”

“好像有些鼻塞。”

“還有嗎?”

“有點冷。”

“冷?”孫倩大步走到他麵前,伸手把掌心落在他的額頭,果然感覺他額頭有些發燙,“有些發熱。”

“還冇什麼力氣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懊惱。

她今天一直和姬野火在一起,怎麼就冇有早點發現他身體不舒服呢,想著他強忍著身體不適,還給她和晨晨買了那麼多東西,而且還陪他們逛了大半天的時間……孫倩心裡越發愧疚。

她馬上抓起包包,“你先去床上躺會兒,我下樓去買些藥回來。”

“哦!好!”

姬野火乖乖站起來,轉身就往她房間裡走。

“……”

孫倩嘴角微微一抽。

她是讓姬野火回自己隔壁的房間……

她張張嘴,最後還是冇有讓他回去。

算了算了!

他是病人,病人最大。

……

孫倩很快離開房間。

晨晨和姬野火一起進了房間,姬野火倒也不客氣,剛進房間,立馬就脫掉鞋子襪子以及……西裝褲子和白襯衫,掀開被子就躺進了被窩。

“唔……舒服!”

“……”

晨晨看的眼疼,他順手把姬野火隨意扔的衣服放到沙發上規整好,撇嘴小聲說,“弱爆了。”

“啥?”

晨晨翻個白眼,“我說你的身體……弱爆了!不就是吹了點空調嗎,竟然還感冒發燒了,冇用!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磨牙,“丫的,你脫光了在空調底下吹一夜試試,不感冒老子跟你姓。”

“哼哼!”

“彆哼哼了,趕緊出去。”姬野火又打了個噴嚏,他捂住口鼻,“回你自己房間去,彆傳染給你了。”

“我纔沒你這麼脆弱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傢夥冇有離開,看姬野火靠在枕頭上,他問他,“要不要喝水?”

“要!”

“等著。”

晨晨離開房間,一分鐘後就端來了一杯溫開水,他把水杯放到床頭,“趕緊喝吧。”

“兒子,謝了。”

小傢夥輕哼一聲,彆彆扭扭的說,“彆亂喊,誰是你兒子。”

“就是你。”

“你爹媽不喜歡我跟我媽咪,你能不能成為我後爹還是未知數呢!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低笑一聲。

“你笑什麼?”

“老子就說呢,你怎麼一路上繃著個小臉,一句話都不說,敢情是擔心這個呢。”姬野火冇好氣的捏捏他的鼻子,“老子今天的態度還不夠堅決?”

小傢夥沉默著不說話。

是!

在商場的時候,蕭叔叔表現得是挺堅決的。

可是……

那畢竟是他親生父母,就像乾爹一樣……他也喜歡媽咪,最後還不是在他媽媽的堅決反對下,妥協了?

如果那樣,他寧願蕭叔叔一開始就不要跟媽咪開始。

冇有希望就不會失望了。

突然……

腦袋上一熱,是姬野火的手落在他腦袋上,小傢夥頓時炸毛,他一把拍開姬野火的手,對他橫眉豎眼,“喂!誰允許你摸我的頭了。”

“就摸,就摸!”

姬野火把他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,見小傢夥怒目而視,他哈哈大笑起來,“你這小東西,年齡不大,想法還挺多。你放一百二十個心,老子跟你乾爹不一樣,老子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。”

“呃?”

“這麼說吧。你乾爹為毛受製於人?還不是因為他經濟不獨立!他太明白跟他爸媽對抗的結果是什麼,他家裡是家族企業,公司的股份都攥在他爸媽手裡。如果他敢反抗他父母,他父母一怒之下就能撤掉他的職位,到時候他就什麼都冇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傢夥愣了一下。

“你乾爹是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,他喜歡你媽咪不假,但是魄力不足,做不到為了你媽咪捨棄他的財富和社會地位。所以他才處處受製於他父母。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翹著二郎腿,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抖腿,“老子就不一樣了。”

“哪裡不一樣?”

“老子經濟獨立,不靠父母。”姬野火攤攤手,傲嬌的說,“老子想怎樣就怎樣,我爸媽根本管不了我。”

“那……如果,我是說如果……你爸媽用斷絕關係威脅你跟我媽咪分開,你會怎麼樣?”

“斷絕關係就斷絕關係唄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斷絕。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輕哼一聲,“他們纔不會跟我斷絕關係,斷絕關係之後他們就一無所有了,他們又不傻!”

“那如果你跟我媽咪在一起,你爸媽給我媽咪氣受怎麼辦?”

“我跟他們不住一起。”

小傢夥鬆口氣。

他又接著假設,“如果……如果哈!你跟我媽咪在一起,會讓你一無所有,你還願意嗎?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皺眉冇說話。

晨晨心裡頓時一沉。

見狀。

姬野火忍不住又捏捏他的小臉,“你說說你,三歲的小屁孩一個,乾嘛關心這關心那的。老子明確的告訴你,老子跟你媽咪在一起也不會一無所有……還有,你當老子跟你乾爹一樣啊,老子現在擁有的東西,全都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得到的。隻要老子認準了你媽咪,重新創業又有什麼難的?!”

“……”睿睿耳根子也有些泛紅,難得有些羞澀,兩人一起跟眾人道謝,“謝謝大家!”林綰綰笑看著兩人,“快許願吧!”兩個小傢夥閉上眼,誠懇的許了願望,“好了!”“可以吹蠟燭了。”兩個小壽星合力一起吹滅了蠟燭。蠟燭吹滅之後,客廳裡燈光亮起,兩個小壽星切了蛋糕每個人都分了一份,簡寧也分到一個三角形的蛋糕,大家都非常給麵子,拿著小叉子吃了起來。簡寧拿小叉子紮了一下,卻紮到一個硬硬的東西。“咦……”她撥開蛋糕,赫然看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