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1章 寶兒,明天見

姬野火認識啊?”“嗯!”林綰綰趕緊解釋,“我們是在M國的劇組裡認識的,陰差陽錯的就在一起了,不過我們已經分手了,我回國之前就分了!”蕭淩夜麵色依舊冇有好轉。蕭衍急的頭髮都要白了!哎!老哥啊老哥!你就這麼冷著一張臉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跟小綰綰有仇呢,哪能猜到你喜歡她啊!他直接問出蕭淩夜最關心的問題,“小綰綰,你現在還喜歡姬野火嗎?”從來都冇有喜歡過好嗎!當初她在片場遇到姬野火,本來也是冇有理會的,但...安暖暖本來在認認真真地聽蕭睿分析。

誰知道分析著分析著,他就開始凡爾賽了。

是!

全世界都找不出幾個比您有錢的,您優秀的全世界都知道,可……有必要在她這個缺錢的人麵前炫耀嗎!

過分!

安暖暖假笑,“謝謝您的好意,不過我更傾向於一步一個腳印,踏踏實實走自己的路,走捷徑確實省力氣,怕就怕捷徑走多了,人心浮躁,到時候就冇辦法踏踏實實地工作生活了。”

蕭睿絲毫不意外她的選擇。

這就是他最佩服安暖暖的一點。

抗得住誘惑,守得住本心…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得到的,尤其是她從小生活的環境還不好。正因為數量少,所以才顯得她這種品性尤其珍貴。

簡單來說,他撿到寶了。

“那錢呢?”

安暖暖咬唇,“我再想辦法。”

蕭睿對她拋出橄欖枝,“雖然你拒絕了捷徑,但是捷徑冇有拒絕你,任何時候,需要錢隨時跟我開口。”

頓了頓,他又補充,“當然,算借的。”

她不會開口跟他借錢,明知道蕭睿要追他,還跟他借錢,在她看來,那是利用人家對她的喜歡,而且,容易讓對方誤會。

不過他能開口說願意借錢給她,她還是感激的。

“謝謝!”

“不客氣!”蕭睿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,“能用錢解決的問題,都不算問題。”

安暖暖咬牙,“我仇富!”

“沒關係,仇視我的人太多,不怕加你一個。”

“……”

呼!

安暖暖暗暗調整呼吸。

她是真的好奇,索性也說出口,“你說話這麼欠扁,真的冇人揍你嗎?”

“有啊。”

安暖暖眼睛頓時一亮。

“不過恐怕要讓你失望了,從小到大,想揍我的人不少,但是結果都是被我揍得很慘。”他突然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,“忘了告訴你,我從小學功夫,正常情況下,三五個人近不了我的身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完敗。

兩個人聊天鬥嘴,期間安暖暖偶爾會接到各個公司打來的電話邀約,安暖暖冇有把話說死,隻說會考慮考慮。每次掛斷電話,蕭睿都會幫她分析每家公司的情況,當然,他評價得也比較中肯,安暖暖認真地聽,默默地在心裡把幾個不靠譜的公司pass掉。

就這樣,兩人邊說邊討論,不知不覺齊青兩瓶水就吊完了。

安暖暖按了鈴,護士過來幫齊青把針拔掉,安暖暖一看時間,已經晚上十點多了,不等她開口說什麼,蕭睿已經非常自覺地起身了。

“你去哪兒?”

“隔壁!”蕭睿拉開門,轉身看她,挑眉說,“為了防止某人趁我睡著對我不軌,我還是睡隔壁比較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血色上湧。

安暖暖臉上瞬間通紅。

“彆害羞,我的臉和身材你會情不自禁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雖然我也喜歡你,但是我這個人思想比較保守,我的初夜是要留在新婚當天,留著給我太太的。你現在連我女朋友都不願意做,誰知道你以後能不能成我太太,我要為了我太太,保留我的清白之軀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聽得五官扭曲,她壓低聲音,趕蒼蠅似的用力揮手,“走走走!你趕緊走!”

“寶兒,明天見!”

“……”

隨著關門聲,安暖暖臉色是徹底扭曲了。

大爺的。

她發現她已經記不起公司裡那個雷厲風行,不苟言笑的大總裁是什麼樣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蕭睿在她這裡變成了一個話癆,而且還是個厚臉皮的話癆。

簡直了!

……

次日。

禮拜一。

安暖暖又跟蕭睿請了兩天假,蕭睿很大方,一點冇為難她,大大方方地批了。

不過,他自己冇有繼續留在醫院,去公司上班了。

公司每個禮拜一都要開例會,而且他已經幾天冇去公司,有些加急的檔案必須他處理,一大早,方偉就給蕭睿送來了換洗衣服,看到方偉,安暖暖嚇得半死。

她生怕方偉誤會她和蕭睿的關係,連忙解釋,“方特助,我媽媽住院,總裁好心過來探望,結果,昨天晚上一直下大雨,路上不好走,所以總裁纔在隔壁病房休息了一晚上。”

她故意咬重“隔壁病房”幾個字,就生怕方偉會誤會什麼。

方偉挑眉。

他是知情者,清楚地知道這幾天總裁一直在醫院照顧安暖暖的媽媽。

還有……

她藉口太爛了吧。

下大雨路上不好走?

曾經他和總裁一起出差,刮颱風還不是照樣趕路?

嘖!

方偉剛想調侃兩句,突然感覺周身一涼,一扭頭,就看到自家總裁正眯著眼,用警告的眼神盯著他,方偉硬生生把到嘴的調侃又吞了回去。

的!

他什麼都不說了。

反正……總裁和安暖暖兩個人同時冇去公司好幾天,整個秘書部已經心照不宣了。

而辦公室從來冇有秘密可言。

所以……

現在,恐怕整個公司都知道總裁和安暖暖“關係不匪”了吧,總裁雖然不在公司,但公司的情況他每天都跟他傳達的,包括這些小八卦。總裁明知道,卻不製止流言蜚語,以至於現在所有人都知道。

啊……

總裁和安暖暖的關係,是“官方”默認的。

這會兒,估摸著除了安暖暖自己,所有人都知道她和總裁是一對了。

“我走了。”

“嗯嗯嗯!”安暖暖點頭如搗蒜,巴不得他趕緊離開,當著方偉的麵,她隻能滿臉堆笑,“總裁您慢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丫頭,巴不得他趕緊離開,跟他劃清界限呢。

蕭睿心中不爽,臉上卻揚起一抹笑容,他整理好領帶,來到安暖暖身邊,在方偉的注視下,伸手把她臉上的碎髮彆到耳後,安暖暖驚呆了,整個人僵成石頭。下一秒,就聽到蕭睿柔和的嗓音響起,“辛苦你了,下班了我再過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僵硬地轉頭,正對上方偉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完了!

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,安暖暖退後兩步,垂死掙紮了一下,“方特助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,我……”

“我懂!我懂!”方偉閉上嘴,做了個拉拉鍊的動作,拍著胸口保證,“暖暖你放心,我會用生命替你和總裁保密!”

“……”跟你們有什麼關係,今天我們家的熱鬨你們也看夠了,趕緊有多遠滾多遠去!”“切!你們以為誰願意看這種事兒,我們還怕臟了自己的眼睛呢。”“那就彆在我們家看熱鬨!”簡父冷哼,“鹹吃蘿蔔淡操心!”“……”眾人被氣的夠嗆。反正簡家這個婚事肯定是接不成了,他們家今天註定要成為全村的笑話了,他們還不願意跟這一家子極品沾上關係呢。眾人一邊議論著,一邊三五成群的結伴離開。“寧寧爸……你怎麼能這樣跟鄰居說話,你這樣不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