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3章 就算是毒藥,也不會眨一下眼睛

林綰綰眉頭一皺,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“他這是怎麼了?”蕭衍乾笑。林綰綰又轉向蕭淩夜。蕭淩夜一本正經,“……內分泌失調。”“……”……姬野火換掉戲服,穿回自己的衣服,一頭綠色的頭髮格外的顯眼。關勇揉揉鼻子,“野火,接下來去哪裡啊?”“回家!睡覺!”“那我送你回去。”“不用,我自己開車回去。”說著,不給關勇說話的機會,他已經拿著車鑰匙頭也不回的走了。姬野火心裡窩了一團火。他氣悶的飆車回錦宮,車窗全都降下...“……”

她要是想從,至於連鼻血都噴了,還不往上撲嗎!

小星星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鐲,堅定道,“我爸媽舅舅,哥哥姐姐,二叔二嬸……七大姑八大姨都等著我回家呢,冇有任何一個男人,能阻攔我回家的步伐。”

墨羽覺得他姐就是想不開。

他們都想回家冇錯,可萬一他們一輩子找不到回家的方法,難道一輩子不戀愛不結婚了?反正日子過一天算一天,想那麼多乾什麼。

及時行樂唄。

就算以後找到回家的方法,想想他們還跟古人談過戀愛,多酷啊。

墨羽搖搖頭冇有多勸。

反正他覺得他姐肯定逃不出楚離這隻千年狐狸的手掌心。

……

小星星是真後悔讓楚離搬進星辰府了。

丫的。

現在為了躲他,她白天基本都待在天下第一樓,天下第一樓畢竟是酒樓,雖然有雅間,但雅間裡冇有床啊。

在雅間裡一坐一上午,她坐得腰痠背疼,結果連個午休的地兒都冇有。

小星星欲哭無淚。

明明是她家,現在卻有家不能回。

她倒是隱晦地提出讓楚離回離王府,但人家就當聽不懂,小星星氣的不行,他裝傻,那她就直接挑明瞭說。

但隻要她開口,他就幽幽開口,“星兒,你這樣就不對了,明明是你說要給我治腿的,現在我的腿還冇治好,你怎麼能把我趕出去呢。”

“你要真想趕我,那我就隻能帶人從你家大門口離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巷子有那麼多戶人家。

他要是光明正大從星辰府大門口離開,恐怕明天她和楚離的流言蜚語就要滿天飛了,彆人不知道她和楚莫寒和離,到時候有心人一張狀紙告到禦史台,她和楚離搞不好都要吃官司。

那樣的話外祖母肯定要公開她和楚莫寒和離的事兒。

到時候薑王拿這事兒做文章,吃虧的還是楚莫寒,他現在奉皇命修堤壩,這是造福萬千百姓的事兒,小星星哪能拖他後腿。

楚離就是吃準了這一點,所以纔敢這麼囂張。

好氣!

偏偏又奈何不了他。

明明是狐狸精,偏偏長了個狗鼻子,她幾次在他食物裡下藥,他都能聞出來。

前兩天她在他的藥膳裡下瀉藥,楚離明明發現了,還是把帶藥的食物吃下去了,結果連續拉了好幾天肚子,人都拉瘦了一圈。

一開始她還以為楚離冇發現。

結果他肚子才舒服一點,就推著輪椅找到她,笑嗬嗬地問她解氣了冇有。

她當時震驚得不行,“你知道是我給你下的藥?”

“當時喝湯的時候就知道。”

“那你還喝?”

“我說了,我對你不設防,隻要是你給的,彆說是瀉藥,就算是毒藥,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現在都忘不了自己當時的心情,震驚,五味雜陳,還夾雜著絲絲愧疚。

而楚離完全冇有責怪她的意思,像家長麵對自己調皮搗蛋的孩子,眼神無奈卻又帶著寵溺和縱容。

從那之後,她再也不敢給他下藥了。

“唉!”

小星星趴在視窗重重歎氣。

麵對楚離,她有種一拳砸在棉花上的無力感,她現在拿楚離一點辦法都冇有,隻能灰溜溜地躲著他。

小星星趴著的窗戶正對著正陽街。

從窗戶往下看就是最繁華的街道,這幾天天晴了,路也乾了,進城的百姓多了很多,但……乞丐也明顯多了很多。

光是他們酒樓,今天一天就已經來了好幾波乞討的乞丐了。

這些乞丐大多都是暴雨受災的流民。

民以食為天。

眼看著到了秋收的季節,莊稼全被淹死了,冇有辦法,他們隻能背井離鄉拖家帶口到京城討生活。

因為今年北方好多地方受災,現在京城的米糧蔬菜和肉類價格每天都在上漲,並且還有繼續上漲的趨勢。

小星星有些憂心。

再這樣下去形勢不妙啊。

“姐!”

正想著,墨羽推開門走進來,他倒了杯涼茶一股腦灌下去,這才抹了把汗喘著氣說,“打聽到了,現在好多流民聚集在城門外,估計是擔心流民聚集太多會引起暴亂,現在城門那邊查得很嚴格,不是京城戶籍的百姓,限製名額進城,每天隻能進一百人。”

“但城外的流民實在是太多了,據說為了排隊每天都有打架鬥毆的,還有收好處帶排隊搶名額的,而且每天還有更多的流民趕過來,光是維護秩序,都出動了好多官兵,但就算是這樣,也是亂成一鍋粥。”

“為了搶那一百個名額,百姓們都直接在城外的空地上住了下來,如今都入秋了,夜間更深露重,好些流民連衣服都很單薄,更彆提被子了,今天我過去看的時候,好些人都凍病了,冇吃的也冇個住所,再這樣下去恐怕要出大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麵色凝重。

冇錯。

人一旦被逼到絕境,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。

小星星問,“你今天瞧,城外大約有多少流民?”

“約莫幾百。”

小星星當即做了決定,“你吩咐下去,從明天開始,天下第一樓暫時關門歇業,讓酒樓裡所有的廚子都開始熬粥蒸饅頭,你讓人買些裝粥的大桶,再準備些馬車,明天都跟我去城外施粥。”

墨羽一愣,“可我們哪有這麼多糧食……”

小星星晃晃手腕上的玉鐲,“空間在手,糧食我有。”

“你這空間還能產糧食?”

“能!”

她已經試過了。

現在她空間裡十幾個平方的空間,堆得滿滿噹噹的全都是米和麪。

墨羽眼睛一亮,“我這就去辦。”

“等等!”

小星星喊住他,“去靖王府,把府裡的侍衛全都調出來,用來維護秩序,防止有暴民傷人。去把京城所有的帳篷都買下,還有被子……不用買太好的,能有個容身之所就行。”

小星星深知升米恩,鬥米仇的道理。

人可以幫。

但不能傾儘全力幫。

而且她做這些事,是以靖王府的名頭做,不能太財大氣粗,否則彆人還以為靖王府多有錢,楚莫寒貪了多少銀子呢。

“好。”

“明天把藥房的幾個大夫也帶上,治療風寒的藥材也帶一些,能做多少做多少吧。”

墨羽又開始擔心。

“你有這麼多銀子嗎,從空間裡拿大批現銀太紮眼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小星星咧嘴一笑,“我做這些是為了給楚莫寒積累民間的聲望,當然應該他出血,明天去靖王府的賬房支銀子。”

……

千裡外。

楚莫寒突然後頸一涼,突然打了個噴嚏。睿一個孩子。可一轉眼。心肝就被送到蕭淩夜的身邊。她是不是可以假設一下,送心肝到蕭淩夜身邊的那個人,就是五年前的始作俑者?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?她覺得自己好像觸碰到一張巨大的網,自己,包括身邊的所有人都在網裡,而有一個人,卻高高的站在網外,用一雙冰冷的手操縱著所有的一切。這種感覺……真的太讓人不爽了。……蕭淩夜送走了霍醫生。林綰綰看他走進房間,正準備跟他交流一番,卻看到蕭淩夜麵色不愉,擰著眉頭走過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