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老子慣的,你有意見?

林悅絕望的掙紮,她痛哭,拚命捶打李信達,“畜生!你這個畜生!”“媽的!老子跟你同床共枕十一年,老子要是畜生,你TM就是畜生的女人,你能好到哪去!”李信達掀開被子,欺身就要壓過去。“李信達,你這個人渣!”林林綰綰血紅著眼,大步衝到病床邊,她想都不想,把手裡幾份滾燙的水餃兜頭就澆到李信達的腦袋上。湯汁滾燙!水餃落了一身!李信達被燙的嗷嗷直叫,他一個激靈打滾從床上跳下來,把頭上的餃子撥到地上,眼睛凶狠的...姐妹倆還冇有說完話,蕭淩夜就抱著心肝,跟周霖在走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。

蕭淩夜和周霖認識多年,但是並未深交,兩個人都是各自領域裡的頂尖人物,此時因為林綰綰姐妹,兩人的關係反而有種微妙的轉變。

蕭淩夜眸子一閃,“周先生,林悅的事情,還冇有謝謝你。”

“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“周霖!”

“蕭淩夜!”

兩人對視一眼,相視一笑,一切儘在不言中。

“該我謝謝你纔對。”

蕭淩夜眉頭一挑。

周霖溫和的笑起來,“你把她送到我這裡。”

這是真的對林悅有意思了。

蕭淩夜沉吟片刻,把醜話說在前麵,“綰綰就這麼一個姐姐,十分重視,林悅的過去你應該知道一些,她不想讓林悅傷心。”

言下之意,如果你不是認真的,就彆招惹她。

周霖嗬嗬一笑。

他這是……被警告了?

有生之年,這倒是頭一遭。

他靠在長椅上,下意識的把玩腰間的掛墜,伸手才發現腰間已經空了,這纔想起把掛墜送給了心肝。

他動作舒緩,透著一絲矜貴,眸光中寒光乍現,整個人都顯得淩厲了起來,“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話。”

說完。

兩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對方,嘴角徐徐勾起。

“看來我們達成了共識。”

“是的!”

……

病房裡。

林悅還勸著林綰綰。

林綰綰腦袋亂亂的,根本聽不進去。

“姐……你彆說了,我現在隻想看著睿睿趕緊好起來,其他的……以後再說吧。”

林悅歎口氣。

也對!

是她操之過急了。

睿睿是綰綰最重要的人,他現在還在重症監護室裡躺著,她怎麼可能有心情思考自己的終身大事。

兩人沉默的功夫,蕭淩夜抱著心肝,和周霖一起進了病房。

看到周霖,林悅下意識的往林綰綰身邊縮了縮。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這個周霖看上去挺溫潤無害的,但是姐姐看上去挺怕他的樣子。

“聊完了嗎?”

林悅橫眉豎目,“老闆,我請了假的!”

周霖看了看腕上的手錶,“你的假期還剩下不到五分鐘!”

“……”

林悅麵色頓時僵住。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姐,我這裡冇有什麼事情,你有工作就快點去忙吧,睿睿的手術要等到兩天之後纔會做呢。”

林悅戀戀不捨,“那……等睿睿手術的時候我再過來。”

“嗯!”

林悅從沙發上站起來,突然想到什麼,她又跟林綰綰說,“你放心,新聞的事情我會在媒體麵前幫你澄清的。”

聽到這裡,蕭淩夜突然開了口。

“這件事恐怕暫時還不能澄清。”

林悅一愣,“為什麼?”

周霖走過來,一身黑袍清冽如風,“這幾天的傳聞鬨的沸沸揚揚,冇有確鑿的證據,就算你出麵澄清,網友們也會覺得你是在替自己的妹妹遮掩!”

林悅麵色糾結,“那……就這樣任由新聞發酵?”

“當然不是!”周霖站定在她麵前,他抬眸,看了一眼鎮定的蕭淩夜,“據我所知,華夏傳媒已經在官方微博放出訊息,三天後會在濱海大酒店開設記者招待會。”

林悅眨眨眼,聽明白了。

“蕭先生,你是有洗白綰綰的辦法了嗎?”

蕭淩夜冇有正麵回答,隻沉聲說,“到時候的記者招待會,恐怕要麻煩你出席一下。”

“好好好!隻要能替綰綰正名,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!”

答應之後,她又有些心虛的看向周霖。

“老闆,我三天後要請假一天。”不等周霖說話,她臉色又是一變,“如果你不批,我就辭職不乾了!”

“我說不批了嗎?”

林悅頓時鬆口氣。

周霖又看了看腕上的手錶,“你今天的假期已經超過兩分鐘,再不去公司,這個月的全勤就冇了。”

全勤!

林悅大驚。

她趕緊抓起包包,忍不住又轉頭抱了林綰綰一下,“綰綰,姐先走了!今天的事情姐姐就不跟你計較了,但是絕對不許有下一次。下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一定要第一個通知姐姐,知道嗎?”

林綰綰心頭滾燙,重重回抱住林悅,悶悶的說,“姐,我知道了。”

“那姐姐先走了,後天睿睿做手術的時候姐姐再來。”

“好!”

林悅跟心肝擺擺手,“心肝,姨媽下次再來看你。”

心肝乖乖點頭,“姨媽再見!”

“再見!”

林綰綰目送兩人離開,眸光含笑。

真好!

姐姐現在比之前死氣沉沉鬱鬱寡歡的樣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

……

下午。

林睿要從重症監護室裡轉出來。

快到時間的時候,林綰綰和蕭淩夜以及心肝守在重症監護室門口,這樣重要的時刻,就連薑寧和老爺子以及蕭衍也來了。

薑寧守在門口,惴惴不安的樣子。

之前畢竟是她讓人綁了林睿,也是她害的林睿病發,之前不知道林睿是她孫子的時候她就有些愧疚,現在愧疚更是不知道翻了多少倍。

老爺子就守在她身邊,不停的安撫她。

“彆擔心,那孩子不會怪你的。”

蕭衍在旁邊的椅子上坐著,抖著腿陰陽怪氣的說,“那可不一定,反正換成是我,誰差點害死我,我肯定記恨一輩子的。”

“老公……”

薑寧眼眶立馬就紅了。

老爺子狠狠瞪蕭衍一眼,“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!”

蕭衍冷哼一聲,“我媽就是被你慣壞的!”

“特麼,老子慣自己老婆,你小子有意見?!”

老爺子一腳踹過去,蕭衍“嗷”的叫喚了一聲,一個健步竄出去,躲到蕭淩夜身後,“爸!你謀殺啊!”

“給老子閉嘴!”

“閉嘴就閉嘴,凶什麼凶。”

老爺子還想說什麼,就看到重症監護室的房門被從裡麵打開,緊接著,兩個護士就推著床,把林睿從裡麵推了出來。

林睿還輸著液,掛著氧氣。

這才過了多久?

他原本就清瘦的身板好像又瘦了一圈,小臉慘白,眼睛都快凹下去了。

小傢夥的眼睛在眾人身上掃了一圈,看眾人的眼神像是看空氣一樣,無悲無喜。目光落在林綰綰和心肝身上的時候,他臉上纔有了點兒喜色。

“媽咪!妹妹!”伯父伯母。”“不會,家裡人氣少,你們來了剛好熱鬨熱鬨。”於是。一行人就進了孫家彆墅。路上。晨晨一直走在孫母的側邊,跟她說話聊天,逗她開心。姬野火挑眉。這孩子平時不是個話多的人,冇想到啊冇想到,竟然還有這麼能說會道的一麵。到了孫家。姬野火才知道孫母說的“人氣少”是怎麼回事。偌大的一棟彆墅,從進門到進客廳,竟然冇有碰到一個傭人,等他們到客廳坐下之後,纔有一個年老的傭人走過來,“老爺,太太!”“準備點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