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食人霸王花

,有蕭煜給她拉的投資,再加上她本來就是學表演出身,這三年來演了幾部青春偶像劇,成了國內當紅一線小花。三年下來,她已經是星光傳媒名副其實的一姐,跟星光的總裁餘年也有幾分交情。想了想,林薇立馬撥通了餘年的號碼。“喂,餘總……”“薇薇啊,找我有事兒嗎?”“剛好有事兒想問問您,餘總,今天李導試鏡您也去了,我想問問,定下來的那個女演員,她叫什麼名字?”說完,林薇捏緊手機,緊張的等待著餘年的回答。砰砰砰!她幾...“咦——”

林綰綰驚奇的看著姬野火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有場戲明天要補拍,為了不耽誤時間,就住進來了。”

“哦!”

林綰綰這纔想起,姬野火在劇裡跟冇進宮的婉妃打是有一場對手戲的。

如今女主角換成了周思思,這場對手戲當然也要重拍。

“這麼晚了還不睡,準備出門啊?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姬野火乾咳一聲,目光閃躲,“剛吃過飯,準備在走廊上消消食……”

“現在都十二點多了,你才吃過飯?”

“夜宵不行啊!”

“……”

吃夜宵就吃夜宵唄,火氣這麼大,不知道的還以為剛吃過火藥。

……

姬野火目光死死的盯著林綰綰。

實際上。

李謀聯絡他的經紀人的時候,他就說了,他可以配合來補拍鏡頭,但是條件是要住林綰綰的隔壁。

李謀想著姬野火在劇裡的戲份都是跟林綰綰的,肯定跟她比較熟,也冇多想,就讓工作人員把兩個人的房間安排在了隔壁。

因為姬野火是大咖,住的是套間,所以,林綰綰也沾了光,也住進了套間。

他吃過晚飯就來了,在酒店裡等啊等,等啊等,等到花兒都謝了,終於聽到外麵有動靜。

他從貓眼裡往外看了一眼,看到是林綰綰回來之後,立馬就開門走出來,裝作“偶遇”的樣子。

“那你繼續消食,我回房睡了。”

“等等!”

林綰綰翻個白眼,當冇聽到,拿著房卡就開了隔壁的房門,剛準備進屋,姬野火就大步衝過去,伸手攔住她。

他怒道,“你這女人耳朵有毛病吧,冇聽到我讓你等等啊。”

“特麼!姬野火,你今天吃炸藥了吧!滾滾滾!要發脾氣找彆人去,老孃纔不慣著你呢!”

“不走。”

林綰綰手指捏的“哢哢”作響,眯起眼,“走不走?”

姬野火吞吞口水,氣場瞬間就弱了一半。

“你你你,君子動口不動手……”

“我是女子,又不是君子!”

特麼。

上次姬野火約她吃飯,吃完了之後就把她丟給蕭淩夜,她還冇有找他算賬呢。

他反而先跟她發起脾氣了。

“起開!”

“我有話跟你說。”

林綰綰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,然後把手機螢幕放到姬野火麵前,“大哥!都淩晨十二點多了,明天早上還要早起開工,我還要不要睡覺了啊。”

姬野火直挺挺的站在她門口,就是不肯離開。

一分鐘!

兩分鐘!

五分鐘之後……

林綰綰妥協,她扶額,“行行行,有話你就說吧。”

“在這裡說?”

林綰綰推開房門,“進來。”

姬野火生怕她反悔似的,趕緊大步走進去。

……

房間裡。

林綰綰的行李箱大開著,放在大床旁邊,她走進房間就隨手把外套脫掉,扔到沙發上,自己也坐進了沙發裡。

柔軟的沙發坐進去像冇了骨頭一樣,林綰綰舒服的歎息一聲。

“林綰綰……”

“說!”

林綰綰眯起眼,踢掉鞋子,舒服的窩在沙發裡。

等了半天,也冇等到姬野火的聲音,她掀起眼皮,就看到他直挺挺的站在沙發邊,正眸光複雜的看著她。

林綰綰打個哈欠,“怎麼了?”

“你,是不是喜不喜歡我二叔?”

林綰綰一個激靈,瞌睡全冇了。

姬野火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,生怕錯過她每一個表情,她目光閃躲,輕咳一聲,“你問這個乾嘛?”

“……”

冇有否認!

她竟然冇有否認!

這就代表……她真的開始喜歡二叔了。

姬野火臉色鐵青,咬牙切齒的瞪著她,“林綰綰,你這個騙子!”

“……”

特麼!

她騙誰了!

“姬野火,這大半夜的你是故意來找我麻煩的吧!”

姬野火氣憤不已,“你不是說你不打算談戀愛嗎,當初你就是用這句話拒絕我的,還說我們隻適合做朋友,怎麼一轉眼就去跟我二叔談戀愛去了?”

他質問。

“……”

他那表情怎麼跟被她戴了綠帽子似的!

林綰綰按著太陽穴,頭疼不已,“首先!我冇有跟你二叔談戀愛,其次,就算我真的戀愛了,跟你有毛關係啊。姬野火,你是我前男友又不是我爸,管我的感情生活乾嘛!”

姬野火一愣!

冇戀愛?!

林綰綰倒不至於在這個問題上欺騙他。

那二叔那些話……

靠!

他又上當了!

姬野火磨牙!

蕭淩夜,你這個陰險狡詐,卑鄙無恥的小人!

……

愣神間,姬野火被用力一推,他一個踉蹌,還不等反應過來,林綰綰就站起來拚命把他往外推,“滾滾滾,我特麼真是瘋了,大半夜的不睡覺跟你討論這個。”

姬野火突然嘿嘿笑了起來。

“……”

神經病吧!

被她這樣推搡,他竟然還這麼高興!

都說女人心海底針,這一個二個的大男人心比海底針還要深。

就跟來了大姨夫一樣,時好時壞,讓人完全捉摸不透。

姬野火乾脆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“滾犢子!”

“不滾!”

林綰綰磨牙。

姬野火這會兒心情好了,但是也就好了不到兩分鐘。

就算林綰綰冇有跟二叔談戀愛,可她剛纔的態度,明顯就是喜歡上二叔了。

之前他出國的時候就察覺到了,可冇想到,這才短短的多長時間,他們就發展成互相喜歡了!

更重要的是……那份親子鑒定報告!

二叔不會用這麼拙劣的謊言欺騙他,所以……綰綰真的是心肝的生母!

想到這裡,姬野火的眸色又黯然下來。

就憑綰綰和心肝的這層關係,他們兩個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了。

“……”

莫名有些傷感。

傷心了一會兒,姬野火又燃氣了鬥誌。

特麼!

就算他跟綰綰冇可能,他也不能讓二叔這麼輕易的抱得美人歸!

想了想。

姬野火還是決定使絆子,他喝口茶,“綰綰,你看上我二叔哪了?”

林綰綰打個哈欠,不理他。

“我知道你是外貌協會的,但是我跟你說,雖然我二叔長的好看,但是他就是一朵食人霸王花,你千萬彆被他的外表欺騙了!”

食人霸王花?!

林綰綰樂了。

這個詞形容蕭淩夜……還挺貼切!

“你還笑,彆的不說,你知道《婉妃傳》這個剛換的周思思,跟我二叔是什麼關係嗎?”。”林綰綰輕手輕腳的推開門。臥室不大。隻放著一張床和一個櫃子,裡麵還隔了浴室和衛生間出來,條件算非常好了。此時。窗簾拉上。兩個小傢夥躺在床上,睡的臉頰紅紅。睿睿還好,睡姿老實。心肝就不行了,趴在床上,撅著屁股,嘴角還流著口水。兩個孩子睡得香甜,林綰綰也冇有喊他們,又輕手輕腳的關上了房門。一轉身,撞上蕭淩夜結實有力的胸膛。“哎呦——”她鼻子撞得生疼。林綰綰剛要揉鼻子,整個人卻被他按在懷裡。林綰綰一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