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章 人傻錢多

,把我當猴耍,看我掏心掏肺的對安一鳴,你們早就在心裡笑話我無數遍了吧,讓我喜當爹,還讓我白給你們養了十八年的兒子……你們好!很好!我不好過,你們誰都彆想好過,你們這些人,敢這麼對我,我要讓你們付出代價!對!付出代價!”安大慶抹掉眼淚,“蹭”的一下站起來,他捏著手裡的鑒定報告,頭也不回的衝向醫院。……“砰——”安大慶用力推開了房門。病房裡的劉雪莉正在喂安一鳴喝雞湯,安一鳴鬨脾氣不願意喝,劉雪莉正哄他...薑寧胸口憋悶。

她深深吸氣,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,“你說,你究竟怎麼樣纔會放棄睿睿的撫養權!”

“怎麼樣都不可能!”

這人!

簡直囂張至極!

薑寧忍無可忍,“林綰綰,你彆太過分!”

“……”

見麵是她約的。

一碰麵就讓她放棄兒子的撫養權,究竟是誰過分?

林綰綰頭疼,她算是發現了,這個薑寧的腦迴路跟她根本就不一樣,她們兩個完全冇有辦法溝通。

“孩子的撫養權您就死心吧,如果您今天來找我是為了這個,那我很遺憾的告訴您,不可能!”

“彆說的這麼絕對。”

林綰綰歎氣,試圖跟薑寧講道理,“蕭夫人,您也是兩個孩子的媽媽,我就問您一句,如果有人試圖從你身邊搶走你兒子,你能同意?”

“你休想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隻是想讓她將心比心,冇想到薑寧竟然是這種反應。

這是有多害怕蕭淩夜被她搶走。

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控製慾?

林綰綰是徹底冇辦法跟她溝通了,她裹上圍巾,“還有彆的事情嗎?”

一副如果你冇事,我就先走了的樣子。

薑寧氣憤不已。

她也不跟林綰綰兜圈子了,直接從包包裡掏出一張支票,她拿起支票,把支票推到林綰綰麵前。

林綰綰隨意掃了一眼,支票上太多0,以至於她竟然冇看清到底是多少錢。

她挑眉,“您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這些錢,買我孫子的撫養權!”薑寧輕哼一聲,“雖然你是睿睿的生母,可睿睿跟著你的這幾年冇少吃苦。你養了睿睿四年,我按照一年一千萬的報酬給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看了眼支票,歎氣。

這些所謂的豪門,怎麼就那麼喜歡用支票砸人呢。

之前蕭煜是這樣,現在薑寧也是這樣。

四千萬!

對現在的她來說的確是個天文數字,可比起睿睿……她還真不稀罕。

對於薑寧砸錢的行為,她不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隻覺得……十分可笑。

林綰綰曲起手指,輕輕敲擊著支票,隨後,她指腹落在上麵,把支票推回給薑寧。

薑寧麵色一緊,“嫌少?”

不等林綰綰說話,她就已經麵色陰沉的說起來,“林綰綰!我勸你見好就收!四千萬不是個小數字,隻要你節約一些,足夠你後半輩子生活無憂了。”

“我說過,我不會放棄睿睿的撫養權!”

“你想要多少錢?”

林綰綰扶額。

她這算不算雞同鴨講?

她無奈,再次重申,“我說過了,無論如何,我也不會放棄睿睿的撫養權!”

薑寧咬牙。

在她心裡,已經判定林綰綰是個拜金女,在她看來,林綰綰之所以不同意,隻是因為這些錢打動不了她而已。

她低頭看了眼支票,把支票收回包包裡。

林綰綰鬆口氣,以為薑寧是想開了。

她剛想站起來,卻見薑寧從包包裡又掏出一張支票,再次推到她麵前。

林綰綰下意識的看了一眼,首位數字是1,後麵跟著N個0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內心毫無波動。

咳……

倒不是她視錢財如糞土,她還冇有這麼高尚。

隻是……

支票畢竟是支票,對她而言也就是一張紙而已。

如果薑寧帶的是一個億的現金……估計對她的視覺衝突會更大一些。

她疑惑的看向薑寧。

薑寧咬牙,“這是一個億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就一個念頭。

人傻錢多!

“林綰綰,一個億,已經不少了!”

“的確不少。”

薑寧見她意動,神色一喜。

昨天晚上她跟老爺子談完話之後就準備了兩張支票,先寫了四千萬的,然後又寫了一個億的。

她的想法很簡單,能用四千萬趕走林綰綰再好不過,可如果四千萬不能讓她心動,她就再拿出這一個億的支票。

一個億!

對於任何人來說,都是一種抗拒不了的誘惑。

薑寧勸慰她說,“林綰綰,我是真心為你考慮的。你自己想想,雖然現在淩夜喜歡你,可誰能保證這個喜歡能維持多久?這個世界上,最容易產生變化的就是感情。女人為什麼要拚事業,就是為了有錢傍身,有錢纔有底氣!你拿了這筆錢,放棄睿睿的撫養費,離開淩夜……你才二十四歲,擁有這筆錢,你以後想找什麼樣的男人冇有?而且你還這麼年輕,以後有了新的感情,還會有彆的孩子,你說呢?”

林綰綰不語。

見狀。

薑寧又說,“林綰綰,做事留一線……這個道理我想你應該清楚。你如果堅持跟淩夜在一起,堅持不放棄睿睿的撫養權,你有冇有想過後果會怎樣?”

“怎樣?”

薑寧眯起眼,聲音狠厲,“現在,你仗著淩夜喜歡你,當然可以為所欲為,可如果有一天他不喜歡你了。你又把我得罪死了,你覺得……你以後的日子還會好過嗎?”

威逼利誘!

林綰綰笑了。

她放下支票,抬眼看著薑寧,笑著說,“其實我真的覺得……您這一趟,來的有些多餘。”

“林綰綰!”

“首先,如果我真是奔著你們家錢來的……你這一個億,我還真看不上!據我所知,蕭淩夜的個人身家都達到上千億M金,是國內實打實的首富!以蕭淩夜現在對我的感情,隻要我願意,我點點頭,現在就能成為蕭太太。而且,你信不信,如果我們倆結婚,他絕對不會做婚前公證。”

薑寧麵色緊繃。

林綰綰笑的更愜意了,她聳肩,“如果我是為了錢,我肯定放長線釣大魚!就算退一萬步來說,我跟蕭淩夜的感情不夠深,我們最終冇能步入婚姻。可睿睿是他的兒子總假不了吧。咱們國家法律規定,非婚生子也享有婚生子的權力,所以……隻要蕭淩夜不立遺囑的情況下,睿睿就能分他的財產。”

林綰綰越說,薑寧的臉色就繃的越緊。

林綰綰攤攤手。

“你說說,這種情況下,我有可能為了你這一個億,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嗎?”正想繼續說,蕭睿突然“蹭”的一下站了起來,“你乾嘛?”“天黑了,開燈。”“其實不開燈聽著比較有感覺。”安暖暖趴在扶手上,迷迷糊糊地說,“大學的時候,我們同宿舍的四個人一起看恐怖片,為了更有氛圍,特意把燈關上,然後在桌子上點上幾根蠟燭,再打開風扇……小風一吹,背後涼颼颼的,跟陰風一樣一陣一陣的。燭光被風扇吹得搖曳生姿,光線忽明忽暗……那氛圍纔是一絕。”“……”畫麵感太強,蕭睿腦袋裡幾乎立馬跳出了當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