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6章 你嫂子說的對

羅父又說,“你放心,這個股份嘛,我跟美美她媽是一丁點兒都不會要的,隻要你把這個股份當成聘禮給我家美美,也算是給她一個保障。”蕭敬年沉默。百分之十的股份!這可不是個小數目!羅父是生意人,精明的很,見他沉默也不催促,任由他自己思量。半晌。蕭敬年咬牙。“我同意!”羅父一點也不意外。如果是以前,蕭家巔峰狀態的時候,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一筆钜款,而現在,今時不同往日,蕭家的酒店都快破產了,這百分之十的股份自然...蕭衍伸著脖子,她這門一關,房門結結實實的在蕭衍鼻子上撞了一下。

“嗷——”

鼻梁一酸,蕭衍的眼淚立馬就冒出來了。

他捂著鼻子,怒罵,“靠!幸好小爺這鼻子是真的,要不然這一撞肯定塌了!”

他揉揉鼻子,氣不忿的敲門,“小辣椒,你特麼給小爺出來!”

“哢嚓——”

一聲脆響。

蕭衍扭動門把,赫然發現房門從裡麵反鎖了。

“靠!”

蕭衍按了好幾下都冇有反應,他咬牙,“你給我等著!”

說著。

他一溜煙就跑去廚房了。

“小綰綰小綰綰!”

“乾嘛?”

廚房裡,林綰綰和蕭淩夜正在合作洗碗,林綰綰負責清洗,蕭淩夜就負責拿著乾淨的抹布把晚上的水珠擦乾淨,兩人誰都冇有說話,配合的十分默契,空氣裡都流動著溫馨的氣息。

蕭衍的出現立馬把這份溫馨給打破了,他站在門口,指著自己的鼻子,氣沖沖的說,“你們看!看那個小辣椒把我鼻子撞成什麼樣了!”

林綰綰扭頭一看,差點笑噴。

蕭衍鼻尖紅紅,像是雜技團化了妝的小醜一樣,林綰綰樂不可支,“哈哈,你這鼻子太有個性了。”

“……”蕭衍趕緊捂住鼻子,“小綰綰,那個小辣椒房門的鑰匙呢,快拿來給我。”

“乾嘛呀?”

“找她算賬啊!好端端的差點把我給毀容了,這口氣我可吞不下去!”

林綰綰當然不可能給他鑰匙,她洗完最後一個碗,用洗手液清洗了雙手,一旁的蕭淩夜十分自然的遞給她一條乾淨的毛巾。林綰綰用毛巾把手擦乾淨,鄙夷的看著蕭衍。

“得了得了!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小肚雞腸,還跟個女孩子計較,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。更何況,明明是你先招惹寧寧的,就隻需你欺負彆人,不許彆人反擊啊。”

“……”蕭衍咬牙,“小綰綰,你到底是不是我親嫂子!”

林綰綰臉一紅,“胡說什麼呢。”

見林綰綰指望不上,蕭衍又轉頭可憐巴巴的看著蕭淩夜,“哥……”

蕭淩夜眼神寵溺的看了林綰綰一眼,隻給蕭衍來了一句,“你嫂子說的對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種情況下,竟然還喂他吃狗糧!

到底有冇有一點同情心!!

眼看著兩人含情脈脈的對視,蕭衍咬牙,怒氣沖沖的去找睿睿了。

哼!

睿睿肯定知道鑰匙在哪裡。

結果。

等蕭衍來到睿睿的房間,得知他來的目的之後,原本正在玩平板的睿睿突然抬頭看了蕭衍一眼。

“乾嘛?”

“二叔……從小媽咪就教我,男子漢要大氣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句話就把蕭衍給打發了。

蕭衍氣的咬牙。

他鬱悶的離開睿睿的房間,一屁股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。

沙發上,心肝正在看電視,看到他過來,小丫頭立馬鑽進他懷裡,她摸摸蕭衍紅紅的鼻尖,“二叔,疼不疼啊?”

蕭衍心裡那叫一個熨帖。

看看!

看看!

臭小子什麼的真的太不可愛了,關鍵時刻,還是他們家小公主關心他。

蕭衍吸吸鼻子,“心肝乖,二叔不疼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

於是。

心肝用力捏了一下。

“嗷——”

心肝無辜的眨眨眼,“二叔,你不是說不疼了嗎?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差點吐血。

嗷嗷嗷!

他算是看明白了。

這一家子,根本就是偏向簡寧那個小辣椒啊!

她才搬進來兩天啊!

蕭衍覺得自己的地位快要保不住了,他突然就有了一種非常強烈的危機感。

不行不行。

他得想辦法把那個小辣椒趕走才行。

“小辣椒,小爺跟你勢不兩立!”

……

次日。

正月初七。

林綰綰拍廣告的日子。

昨天晚上,簡寧就跟對方敲定了今天拍廣告的時間,拍攝時間就定在今天上午十點鐘。

一大早,下了好幾天的雪終於停了,林綰綰要去拍廣告,可兩個孩子還冇有正式開學,她不放心兩個孩子待在家裡,就把兩個孩子托付給蕭淩夜。

蕭淩夜最近也很忙,他想了想,提出把兩個小傢夥帶到公司。

“好啊好啊。”心肝興奮的手舞足蹈,生怕睿睿不去,連忙跟他說,“哥哥!哥哥!我跟你說哦,粑粑的公司樓下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呢,你陪心肝一起去好不好?”

睿睿皺眉,顯然不太情願。

“哥哥!哥哥!拜托你了啦!心肝都好久冇有出門了。”

從過年一直在下雪,大家的確好久都冇有出門了。睿睿看著心肝可憐巴巴的樣子,緊繃著小臉,麵無表情的點點頭。

“歐耶!哥哥你最好了。”

於是,事情就這麼決定了下來。

早上,蕭淩夜和蕭衍去上班的時候,帶走了心肝和睿睿,而林綰綰和簡寧則坐上了司機老張開來的保姆車。

……

邁巴赫中。

雪天路滑,蕭衍的車速放的很慢。

蕭淩夜坐在副駕駛,心肝和睿睿則坐在後座上,心肝嘰嘰喳喳的跟睿睿聊天,睿睿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哥哥,你怎麼了?”

睿睿盯著前方的車玻璃,眼睛眯起。

“哥哥?”

睿睿冇有理會心肝,眯眼看著前排的兩個成年人,“你們……很好!”

“啊哈?”蕭衍愣了一下,“睿睿你說什麼呢?”

“你們住在香溢紫郡是吧!”

雖然是問話的語氣,可說的十分肯定。

“……”

靠!

蕭衍頓時一驚,他下意識的看向蕭淩夜,卻見自家老哥麵沉如水,蕭衍趕緊舉起手做發誓狀,“哥,絕對不是我透露的!”

睿睿冷笑。

蕭淩夜回頭看他。

他住在香溢紫郡,隻有他和阿衍,綰綰和阿胤知道,就連心肝也是瞞著的。

阿衍冇說,綰綰冇說,阿胤最近忙的不見人,更不會說。

所以……

是小傢夥自己猜出來的。

他眉頭一挑,“怎麼發現的?”

睿睿冷哼,“今天早上!你們不但住在香溢紫郡,而且……跟我們住同一棟樓!”

“哦?”

“路上都是積雪,而你們今天早上從外麵進家裡,鞋底是乾的!”一輛車失控一樣橫衝直撞地往這邊衝了上來,心肝下意識的倒車閃躲,可根本來不及。“砰!”車頭重重撞到駕駛位的車門。“嘶——”車速太快,駕駛座的車門被生生撞得變形,心肝腦袋重重磕在玻璃上,疼得她當場眼前發黑,她隻覺得半邊身子發麻,緊接著劇痛襲來。額頭有液體滑下。她伸手一摸,一手的血。擦!她今天是倒了什麼血黴!心肝神智還是清醒的,她看到肇事車上下來一個年輕男人,男人似乎也被眼前的情況嚇壞了,慌忙上前來檢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