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8章 被催眠過

謝謝!”一家人離開早餐店。蕭淩夜還在為一家四口吃早飯竟然隻花了十四塊錢而震驚。想了半天,他委婉的說,“這裡的物價……很便宜!”“肯定的啊。”林綰綰說,“這裡是貧困縣嘛,我看新聞,泉縣一個縣城的平均年收入才一萬多塊錢!你想想這是什麼概念?這裡的人都是窮苦日子過來的,一分錢恨不得掰成兩半來花……物價定高了,誰還捨得買東西啊。”蕭淩夜點點頭。一家人在超市裡買了需要的東西,這才離開街上。……車子繼續行駛。...霍醫生欲言又止。

“霍醫生,你隻管說,不管是什麼情況,我都能承受。”

霍醫生看向蕭淩夜。

蕭淩夜對她點點頭。

霍醫生扶了扶眼睛上的老花鏡,麵色凝重的說,“綰綰,我懷疑,你被人催眠過!”

“……”

被人催眠過?

林綰綰愣住,她很快就反應過來,“您的意思是說,我之所以想不起五年前那個晚上的事情,是因為我被人催眠過?”

霍醫生點頭。

蕭淩夜眸色倏然漆黑下來。

“這,不可能吧。”林綰綰扶著蕭淩夜的手,靠坐在床頭,擰著眉頭說,“催眠不是治療心理疾病的嗎?”

霍醫生搬了張椅子坐到床邊,她點點頭說,“冇錯,催眠算是治療人心理疾病的方式之一,但是如果是很厲害的催眠師,能通過心理暗示,篡改或者讓人遺忘自己的記憶。”

林綰綰倒抽一口涼氣。

“這麼厲害?”

霍醫生再次點頭,“曾經,我們這個圈子裡出現過一個天才,他的妻子童年的生活非常不幸,婚後,雖然這個催眠師對妻子非常好,可原生家庭帶給她的痛苦一直跟隨著她。後來,這個催眠師征求了妻子的意見之後,通過催眠和心理暗示,洗去了她童年所有的記憶。不但如此,他還給自己的妻子設計了一個非常夢幻幸福的童年。”

林綰綰目瞪口呆,“這也行?那她的妻子不會想起以前的記憶嗎?”

“偶爾也會。”霍醫生說,“畢竟是設計出來的記憶,有些邏輯不夠強,妻子經常做夢,夢裡會夢到她年幼的真實記憶,可醒過來之後,她覺得那些都是夢,隻是覺得這些夢無比真實。所以,妻子經常會產生一些記憶錯亂,這個催眠師研究了一輩子,最後,終於把她那段不好的記憶,徹底從她的腦海裡清除了出去。這個催眠師就是我的老師!”

林綰綰愣住。

她從來不知道催眠竟然這麼厲害。

“那我……”

“按理說,就算你五年前被人下了藥,意識會有些混沌,可也不會對那些事情一點印象都冇有!五年前的事情算是你人生的一個巨大轉折點,你大腦卻一片空白,這不合邏輯。”

林綰綰咬住嘴唇。

的確!

有些事情一直都說不通。

比如。

五年前,她被林薇下藥之後,明明回到了林雙雙給她安排的房間,原本,她以為那天跟她發生關係的是林薇給她找來的牛郎。

可後來跟蕭淩夜認識,知道五年前的人是蕭淩夜。

這樣的話,疑點就冒出來了。

因為五年前,她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依舊睡在林雙雙給她安排的房間裡。可根據蕭淩夜跟她說的情況,五年前,他被蕭衍下藥之後,回到的也是冷君臨給他安排的房間,而且中間跟她發生關係,也是在他的房間裡。

事後,他房間的床鋪上,還有她留下的殷紅鮮血。

而五年前。

蕭淩夜住的是半山彆墅的最頂樓,而她在二樓。

排除林綰綰被下藥走錯門的可能性。

那麼就隻剩下最後一個可能。

當天晚上。

她被下藥,昏迷之後,被人送進了蕭淩夜的房間,然後……等他們什麼都發生了之後,那些人又通過催眠把她那一晚的記憶清除,之後又把她送回了原本的房間。

這樣就說得通了。

可是……

如果這樣,又有另外一個問題冒了出來。

到底是誰安排的這一切?

林綰綰腦袋有些亂。

“霍醫生,您確定我當年是被人催眠了嗎?”

“基本確定。”

林綰綰心一沉,她舔舔嘴唇,“那……您能想辦法恢複我那天晚上的記憶嗎?”

“很難……”霍醫生苦笑,“一般給人催眠,都要通過心理暗示,除非給你催眠的人給你解開暗示,否則,很難想起來。”

“您剛纔說您老師是這方麵的天才……”

霍醫生歎口氣,無奈的說,“我老師十年前就過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原本隻是為了治療,現在卻又冒出了新的問題。

林綰綰無奈的看著蕭淩夜。

“彆擔心,有我在。”

“嗯!”

蕭淩夜揉揉她的頭髮,轉而跟霍醫生交談起來,“這種情況下,她抗拒男性這個心理障礙,還能繼續繼續治療嗎?”

“當然。”霍醫生點頭,“不過需要換個方法。還有一點……”

“您說。”

“我會對綰綰進行心理乾預,蕭先生這邊也要讓綰綰對你放下所有的戒備,全身心的信任你,這樣,治療的速度纔會更快。”

蕭淩夜深深的看了眼林綰綰,對霍醫生點頭,“……好!”

“關於綰綰失去的那部分記憶,我也會想辦法的。我老師對催眠研究了一輩子,他去世之後,留下了整整一個書架的手劄,這段時間,我會仔細看看,看看能不能找到讓綰綰恢複那一晚記憶的方法。”

林綰綰十分感激,“霍醫生,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
她的腦袋裡有太多疑問了。

她迫切的想知道,到底是誰設計了五年前的一切!

而且。

當年她生下睿睿和心肝,等從昏迷中醒過來,醫生卻告訴她,說心肝去世了,隻剩下睿睿一個孩子。

可一轉眼。

心肝就被送到蕭淩夜的身邊。

她是不是可以假設一下,送心肝到蕭淩夜身邊的那個人,就是五年前的始作俑者?

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?

她覺得自己好像觸碰到一張巨大的網,自己,包括身邊的所有人都在網裡,而有一個人,卻高高的站在網外,用一雙冰冷的手操縱著所有的一切。

這種感覺……

真的太讓人不爽了。

……

蕭淩夜送走了霍醫生。

林綰綰看他走進房間,正準備跟他交流一番,卻看到蕭淩夜麵色不愉,擰著眉頭走過來,他走到床邊,眯著眼,就那麼站著,居高臨下的盯著她。

“……”

眼前一道黑影,林綰綰的身體被他的影子覆蓋住,她心裡直突突,“怎,怎麼了?”

“你……不信任我?”

“……”

嗷嗷嗷!

林綰綰欲哭無淚。

剛纔霍醫生那話,他還是聽進心裡了。

林綰綰簡直想哭,“蕭淩夜,剛纔霍醫生說了那麼多,重點也有那麼多,你怎麼就偏偏抓住這句了呢。”

蕭淩夜陡然俯身,兩隻手撐在她肩膀上方的床上,他整個人貼過來,帶著他獨有的氣場和氣息。

兩個人的臉相隔不到十公分。

林綰綰屏住呼吸。

“對我來說,這個就是重點,我給你解釋的機會,說吧!”

“……”她站起身直視龍煦,“你說不行就不行?龍煦,彆以為你那些小心思能瞞住所有人,你救了我媽我很感謝你,但是你也霸占了我媽接近二十年,害的我跟我姐喪失了接近二十年的母愛。現在我好不容易找到我媽,你說不讓我媽跟我走就不跟我走?彆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。”龍煦臉色鐵青,“你彆太過分了!”“過分的人是你!”當著蘇青青的麵,兩人都有顧忌,冇有徹底撕破臉皮,但是在對於蘇青青這個問題上,兩人也表現得同樣強勢。“綰綰!”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