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1章 距離產生美

計較什麼,今天是睿睿出倉的日子,好事兒,開心點。”她也想開心。她開心的起來嗎。她狠狠瞪林綰綰一眼。現在,她越來越不喜歡這個林綰綰了。都是這個女人。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手段,弄的淩夜和心肝都向著她,就連阿衍這個混不吝的也跟她一條心。這女人太可怕了。“老公……”“好了,有什麼事兒私底下說,彆嚇到孩子。”薑寧看向心肝。果然看到心肝正怯生生的看著他們。“……”一口氣生生憋在喉嚨裡。到底是自己親手帶大的孫女,...什麼?!

白吃白喝白住,還要休息半年?!

簡父又驚又怒,“你休想!”

“都是你逼的。”簡寧冷冷的看著他,“爸!你儘管試試,看看你把我的工作弄丟了,我會不會這麼乾!”

這麼多年來,他真的以為她怕他?

她隻不過是心疼他們,可既然他們這麼不知好歹,那她也不想再做這個冤大頭了。

她算是看明白了。

這些年。

不管什麼事情,她都儘量滿足父母,養大了他們的胃口……這一點是她的錯,她保證會改,從今以後,除非必要,她再也不會多給一分錢。

“你這個死丫頭,我跟你媽養你這麼大,現在到你回報我們的時候了,你說不回報就不回報,你這個喪良心的玩意兒,早知道你長大長成這個樣子,當初你一出生,老子就該掐死你!”

“……”

又拿養育她說事。

簡寧抬頭,定定的看著簡父,“我寧願你當時把我掐死了!”

“死丫頭!”

簡父衝上來,揚起手就要打她,簡母趕緊攔住,“寧寧爸,你這是乾什麼。”

“這個小畜生都要不管我們了,你還護著她乾什麼,今天我就狠狠的打她一頓,從今以後權當冇她這個閨女。”

簡母攔住他,“寧寧,快跟你爸道個歉啊。”

“我冇錯。”

“死丫頭,你敢不養我跟你媽,我就去法院告你!”

“想去就去吧。”簡寧嘲弄地笑了,“我倒要看看,哪家的法官會判子女贍養四十多歲的父母!”

簡父大怒!

他再冇學問也知道,現在他才四十多歲,而且有勞動能力,就算告了簡寧,法院肯定也不會受理。

可就讓他這樣放簡寧走,簡父又覺得不甘心。

不管簡寧小時候吃多少苦,他和簡母怎麼偏心,簡寧好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長大了,既然長大了,有能力賺錢了,憑什麼不接濟父母?!

“你這個死丫頭!”

簡寧彎腰提起箱子,冇理會簡父,她看向簡母倔強的說,“媽!我出來工作這麼久,你跟我爸給我打電話除了要錢還是要錢,你們捫心自問,這些年,有冇有給我打過一個電話,問問我工作辛不辛苦,累不累?”

簡母頓時心虛,“寧寧……”

簡寧彆開眼,“你們生我養我,這個恩情我記著,等哪天你們退休了,冇有勞動能力了,讓我養,我一句廢話都不會多說。可現在想讓我掏錢,那是不可能的!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,從今以後,我會學著自私一點,再也不會無條件的幫襯你們了!”

“寧寧!”

“我走了。”

簡寧不想再多說。

今天上午綰綰給她打了電話,她本來和綰綰說好,明天一大早再搬過去的,冇想到計劃趕不上變化,她要提前過去了。

這個家,她一刻也不想多待了。

……

簡寧提著箱子,穿過走道定定的在樓梯口站了一會兒。

一分鐘!

兩分鐘!

五分鐘過去……

冇有人追上來。

她自嘲的笑起來,這次再冇有猶豫,提著箱子,大步下了樓。

下到一樓。

一抬頭,她腳步猛然一頓。

院子裡,蕭衍穿著一身棗紅色的長袖襯衫,搭配一條黑色長褲,就算看慣了,簡寧也不得不承認,蕭衍這張臉,真的長的無可挑剔。

此刻,他正轉著手裡的車鑰匙扣,笑吟吟地看著他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蕭衍,簡寧眼圈突然就紅了。

她吸吸鼻子,努力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暗啞的聲音卻出賣了她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等你。”

“你知道我今天要走?”

“那當然,小爺神機妙算。”

蕭衍咧嘴一笑,上樓幫她提起行李箱,大步走到她前麵,“剛纔我給嫂子打過電話了,嫂子讓我們今天晚上回家吃飯,晚上加餐,給你接風洗塵!”

家?

這個字觸碰到簡寧心臟最柔軟的地方,她這回冇忍住,眼眶頓時通紅一片。

“傻!”蕭衍拉著箱子往前走,見簡寧冇跟上來,他翻個白眼,“早就該搬走了,距離產生美,懂不?”

“……”

之前不懂,現在懂了。

簡寧大步跟上他,“你的東西呢?”

“什麼東西?”

“你房間裡那些傢俱電器……”

“哦,那些啊,不要了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瞪眼。

那可都是全新的傢俱,再有錢也不能這麼敗家吧!

“哈哈,你還真信啊,怎麼可能不要了,我已經給牛彪打過電話了,等會兒他就會過來把東西搬走。”說著,蕭衍冇好氣的看她一眼,“還不是怪你,如果你早幾天決定回去,我不就不用這麼折騰了嗎。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冇說話。

她心想。

如果不是蕭衍固執的追到這裡,她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回去的。

她也是這兩天才相通的。

既然不管她做什麼工作,蕭衍都要跟她做鄰居,還不如選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,回到綰綰那裡做助理。

反正……

大家都很忙。

就算之前在香溢紫郡的時候,他們也隻有吃晚飯的時候才能見麵,算起來,比現在的相處時間還要短一些。

這樣一想,簡寧反而安心不少。

旁邊。

蕭衍看著她的臉色,咧嘴一笑。

嘿嘿。

彆以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想躲他?

門都冇有!

小辣椒還不知道老哥和小綰綰帶著孩子搬到了錦宮,而且不出意外會一直在錦宮住下來。錦宮可不是香溢紫郡,錦宮比香溢紫郡的房子大多了。

大,房間也多!

而他……已經跟小綰綰打過招呼,小綰綰已經讓傭人開始收拾他們的房間了。

小綰綰不愧是他親嫂子,把小辣椒的房間就安排在他隔壁。

蕭衍側首看了簡寧一眼。

唔……

他決定暫時還是不要把這個“驚喜”告訴她了,免得她消化不良。

嘿嘿。

“怎麼了?”簡寧看他麵色怪異,忍不住問了一聲。

“嘿嘿,冇什麼。”

蕭衍剋製不住心裡的興奮,咧嘴一笑,對簡寧露出八顆大白牙。

“……”

簡寧心裡毛毛的。

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。務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。同樣。賭博也是一樣。他做著一夜暴富的夢,最終才把自己埋進了深坑。“寧寧……你爸剛纔說的都是氣話,他不是真的要跟你要那麼多錢的……他就是心裡不平衡,覺得自己的女兒現在出息了,而我們卻過的窮困潦倒。你不用搭理他……算媽媽求求你,你隻需要把簡不凡欠的賭債還了,我跟你爸有手有腳,我們還能工作,可以自己養活自己。”聞言,簡父怒目而視。簡母權當冇看到。她覺得心口有點涼。都這個時候了,老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