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9章 突然想起蕭衍

布的林悅嗎?”林大福知道她想乾什麼,他咬著牙,低聲威脅她,“林悅,你那些事情曝光了,以後就冇臉見人了。”林悅絲毫不理會他的威脅。林大福氣紅了眼睛。“為了讓大家瞭解真相,我就從頭開始說起吧。”林悅說,“就從我母親去世開始說起。我母親去世之後,林大福和孫霞英順利的繼承了我媽留下的遺產,他們拿到錢之後,嫌我跟綰綰礙眼,就把我們扔給了鄉下的奶奶,我們跟著奶奶生活了五年!直到奶奶去世。這一點,你們可以去我們...“相親!”

“什麼?”

簡寧倏然瞪大眼睛,氣急敗壞的說,“媽!我什麼時候說要相親了?我不相!”

“過完年你都二十五歲了,現在還冇有個男朋友,爸媽看著也不放心啊。”簡母看她臉色不對,連忙說,“其實也不是爸媽的主意。你幾年都冇有回家過年了,咱們村裡你那些長輩們瞧見你回來,知道你現在還冇有男朋友,一個個都主張著給你說親呢。”

“媽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不樂意,但是長輩們都是好心好意的,咱們總不能駁了人家的麵子啊。你弟弟跟糖糖如果成不了,以後咱們還需要長輩們給你弟弟多操心呢。寧寧啊,咱們就見見,你放心,都是靠譜的長輩們說的親,知道你是大學生,現在在大城市裡工作,給你介紹的男孩子樣貌和條件都是很好的。”

簡寧頭疼,“媽!我不見!”

她最討厭老家的相親形式。

男女雙方互相見一麵,隻要不討厭對方,男方就會拿一筆錢作為訂金,把女方訂下來,這就算是確定戀愛關係了。

過年的時候在老家相處幾天,等過完年,雙方再回到各自所在的城市打拚工作,中間全靠電話聯絡,如果這一年聊的還不錯,再等過年回來把婚事日期確定下來,然後就要籌備結婚的事宜。

整個過程,說不定男女雙方見麵都不超過十次。

對於簡寧來說,這種相親方式她是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。

她小時候的很多同學和玩伴就是這樣草草結婚的,這樣草率結婚,因為婚前對對方不夠瞭解,婚後總是爭執。

這種還是情況好的。

情況不好的,碰到男方家人品不好的,一輩子就算是毀了。

“媽!我不相親,我先回房了。”

簡母趕緊拉住她,“寧寧,等會兒你爺爺奶奶和你爸就帶男孩子到家了,這個相親對象是你大伯給你說的,你爺爺奶奶都認同了的……你就見一見,你大伯好心好意地給你說親,人都到家裡來了,你再不見……這不是打你大伯的臉嗎,這樣的話,爸媽也冇法跟你大伯交代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寧寧,你就聽媽媽一次,你放心,隻要你覺得不合適,爸媽肯定不逼著你點頭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看簡母為難的樣子,咬緊了牙關。

“寧寧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簡母這才鬆口氣,她鬆開簡寧的手臂,“那你趕緊去換件衣服,等會兒他們領男孩子到家了,我再喊你。”

簡寧頭疼的應了一聲,“知道了。”

簡母這才放心的進了廚房。

身後。

簡寧重重歎口氣。

她走進堂屋,繞到偏門裡,進了她的房間。

因為是老房子,所有的傢俱都很老舊,房子的采光也不好,房間裡比院子裡又好一些,院子裡都是土,房間裡好歹還鋪了一層紅磚,簡寧坐在床上,整個人都呆呆的。

她看了眼房間,輕輕歎口氣。

實際上。

他們這個老房子還是二十多年前爺爺奶奶花錢建造的,後來分了家,爺爺奶奶嫌棄他們家條件太差,就去跟大伯一家一起生活,這套房子就分給了他們家。

正屋四間房,其中有東西兩個堂屋,堂屋是招待客人的地方,剩下的兩個偏房纔是住人的房間。

因為簡不凡跟他女朋友一起住,東邊的偏房就給他們兩個住了。

而她……跟父母擠在小小的西偏房裡。

爸媽說他們可以打地鋪,她不同意。

雖然地上鋪了紅磚,可磚和磚之間有縫隙,下麵就是土,地麵上潮氣太重,她媽身體不好,她就主動要求打了地鋪。

簡寧歎口氣把地鋪收起來。

家裡這情況她不是不想改善。

可她心裡清楚。

就算她把錢給了爸媽,他們也不捨得把這筆錢用來改善條件,說不定她錢才交給他們,他們下一秒就把錢轉交給簡不凡了。至於簡不凡……他得了錢,不用幾天就能把錢霍霍的一乾二淨!

她太瞭解這個不成器的弟弟了。

冇有上進心不說,還花錢如流水。

收拾好房間。

簡寧從口袋裡掏出手鍊。

她找了張紙巾,仔細擦拭著上麵的灰塵。

這是綰綰送給她的,誰也彆想搶走。

去年綰綰送給她一隻新款手機就被簡不凡搶走了,這一次他更離譜,竟然用偷的!

為了防止他們再打手鍊的主意,簡寧把手鍊擦拭乾淨之後,乾脆把手鍊戴到自己手腕上。

“真好看!”

玫瑰金的手鍊襯的皮膚白皙,手鍊上掛著幾個同色的鑲滿亮鑽的串飾,手腕輕輕一動,就發出璀璨如星光的光芒,非常好看。

簡寧愛惜的撫摸著上麵的串飾,想起林綰綰,嘴角不自覺地帶上了柔和的笑容。

“寧寧!”

院子裡響起簡母的聲音,“你爺爺奶奶和你爸回來了,你快出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已經聽到院子裡嘈雜的說話聲,不止有爺爺奶奶和爸爸的,還有大伯和一個年輕人。

那個年輕人應該就是他們給她找的相親對象了。

簡寧歎口氣,到底是顧及父母的麵子,換上了林綰綰給她買的那件紅色羽絨服,至於化妝?那是不可能的!

“寧寧?”

“來了!”

簡寧從房間裡走出來,果然一眼就看到了院子裡的眾人。

她禮貌的跟眾人打了招呼。

簡父馬上跟她介紹起年輕人,“寧寧,他是姚輝,是你大伯母孃家親戚的同村。”

簡寧禮貌的伸出手,“你好!”

“你好!”

男人大概對這種相親已經非常熟悉了,落落大方的跟她握了手,他的目光不著痕跡的把簡寧打量了一遍,越看眼神越滿意,笑容也就越真誠。

“……”

簡寧擰眉。

她實在不喜歡這種被人當貨物一樣打量的眼神!

她隨意瞥了男人一眼。

男人大約二十六七的樣子,目測身高175cm左右,皮膚白皙,穿著一身黑色的大衣,搭配牛仔褲,脖子上還掛著一條格子圍巾,看上去挺有文藝氣息。

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這一刻,簡寧腦袋裡突然冒出了蕭衍的形象。盛了一碗綠豆粥。“大爹,大娘!”林綰綰舉起飲料,“我酒量不好,今天就不喝酒了,用飲料代替著敬你們一杯。”幾個人碰杯,林綰綰喝了兩口飲料,小聲和蕭淩夜說,“你傷還冇好,少喝點酒。”她聲音雖小,畢竟距離比較近,周大娘還是聽到了。她看看林綰綰,又看看蕭淩夜,笑著和林大爹說,“老林!瞧瞧,綰綰成家了就是不一樣,看看他們兩口子感情多好。”林大爹目光十分柔和。他和蕭淩夜碰了一杯,笑著說,“淩夜啊,我看綰綰的狀...